北京遭遇大风 并伴有扬沙
来源:北京遭遇大风 并伴有扬沙发稿时间:2020-04-01 01:26:19


也是从1月下旬开始,钟南山、张文宏、袁国勇等多位活跃于公众视野的医学专家,在观察研究病例的过程中,公布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诸多发现;其中的共识是,无症状感染者有传染病毒的可能,会给疫情防控带来困难,因而政府需要加强防控,而个人则需做好佩戴口罩等防护措施。这些发现也推动了官方对多版新冠肺炎防控方案的修改,并加强了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防控措施。

法新社30日称,目前全球33.8亿多人被要求采取隔离或居家措施,数百万人失业,选举推迟,体育赛事暂停。一些国家警告民众,在一段不确定的时期内,封锁将成为新的常态。全世界报告确诊病例70多万例,真实的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富裕国家的卫生系统不堪重负,而贫穷国家和战乱地区或将有数百万人付出代价。据联合国专家称,世界上有30亿人无法获得自来水和肥皂,这是抵御病毒最基本的武器。在非洲的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隆表示,贝宁无法实施公共隔离,因为它缺乏“富裕国家的手段”。

尽管从1月至今,对无症状感染者的认知不断完善,但其中尚未明确且争议较大的一个信息点是,这一群体在感染人群中的占比究竟是多少。

1月24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发表于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论文中,就记录了一位10岁的无症状感染者,其并未有发热、无力、咳嗽、咽喉痛、胸痛及腹泻等症状,但因家中已有四人确诊,父母坚持带他做了肺部CT扫描,发现有肺炎感染,随后又进行了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护士牺牲,医生感染,恐慌情绪在抗击病毒的前线上升”,《纽约时报》30日以此为题称,疫情正在打击目前最被需要的人——医生、护士以及其他医院工作人员。在纽约有的医院,已经有超过200人被感染。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的管理人员呼吁外科医生增援到抗疫一线,因为重症监护室一半人员已被感染。有的医院物资依旧短缺,法新社援引在纽约一康复中心工作的托雷斯的话说:“我的头部和脚部都没有防护,每个人都害怕。”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核实发现,网传视频中的一幕并非发生在意大利,而是来自2007年的美国电影《流行病毒》(Pandemic),是该电影第145分钟时的一幕。该电影讲述,某种禽流感病毒在洛杉矶传播,情况危急,当地医生研发疫苗,最终战胜病毒的故事。

由此牵引出的另一个影响因素是,在无症状感染者中可能存在“伪”无症状感染者。如文章开头所提,无症状患者可能是处于潜伏期暂未发病的患者,且与轻症的界线较为模糊,这意味着医疗机构对无症状感染者的鉴别,也会影响最终的占比。

无症状感染者的占比为何算不清?

为“回应社会关切”,国家卫生健康委疾控局局长常继乐于3月31日宣布,4月1日起,国家卫健委将在每日疫情通报中公布无症状感染者的报告、转归和管理情况。截至2020年3月31日24时,全国31个省份(不含港澳台)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2例、解除隔离302例,尚在医学观察共1367例。

“因为我们有强有力的监测系统,一旦发现(无症状感染者)立即隔离,同时对相关接触者也立即隔离观察,第一时间切断传播链的话,不会出现像第一波那样的疫情暴发。”钟南山在4月1日接受深圳卫视采访时,给出了这样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