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湖北绿码确诊患者同车人员 :隔离没收入很焦虑


其次,信息缺乏透明性,政府公信力下降,造成社会恐慌。MERS暴发初期,韩国政府由于担心医院信息公开会造成该区域内民众恐慌,坚持拒绝公开收治患者医院名单。这导致了本没有感染MERS的民众因为不知情而去了收治MERS患者的医院,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感染MERS病毒,之后又去其他医院求诊,造成了病毒的二次传播。由于信息不公开,民众对疫情真实情况充满疑惑,知情权大打折扣,对政府不信任的急剧增加,甚至导致对医疗专家判断和建议也充满怀疑,政府公信力自2014年世越号沉船事件后再次大幅下降,加剧了谣言的传播与社会的恐慌。由于政府未能及时公开疫情信息,民间网站 “MERS MAP”甚至被称为“悲伤的自救之策”——本该国家做的事情却让个人去承担。

华春莹31日表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范围蔓延扩散,特别是欧美一些国家形势严峻。各国人民一致呼吁要加强团结合作,共同应对疫情。但同时,有个别人不时发出一些刺耳声音,跟当前国际社会团结抗疫的气氛十分不和谐。“这些人试图制造一只世界上最大的锅甩给中国,让中国成为最大的替罪羊。但是,这个锅太大了,对不起,他们甩不出去的。”华春莹说,疫情是面照妖镜,人心善恶、品行高低尽显其中,一览无余。病毒不讲意识形态,也不分国家种族。面对疫情,各国命运与共,污蔑攻击、甩锅推责都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唯有加强团结合作,才能够尽快战胜疫情。年初开始并迅速席卷世界的新冠疫情不仅给我国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造成巨大冲击,而且全球化下的大规模人员流动所造成的跨域传播也给全世界带来了挑战。韩国的新冠疫情在经历了初期一个月的有效控制后,突然被新天地教会信众引发的超级传播事件引爆,大邱、庆北等地一夜之间成为中国湖北以外的“重灾区”。韩国疫情高峰期一天确诊病例高达近千,而目前为止接受核酸检测的人数更是多达30多万。

在MERS疫情之后,韩国痛定思痛,大力改革公共卫生管理制度,而且针对MERS疫情时信息不透明问题颁布《公共卫生信息公开法规》。同时,以保健福祉部为首,各地、各医疗机构以及相关协会都纷纷发布“MERS白皮书”,总结MERS的应对教训。其中,保健福祉部的白皮书还制定了针对公民、医疗机构负责人与医生、保健福祉部与疾病管理本部、地方政府与议会、媒体等其它相关部门与机构等各个主体的传染病行动要领,以期提高个人认知以及社会共同认知,改变韩国社会普遍长期存在的“责任回避模式”。这些举措使韩国在此次应对新冠疫情时具有了迅速的反应能力。

(郝群欢,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

“蓬佩奥在疫情中的表现使他跻身有史以来最差国务卿行列”,《华盛顿邮报》副主编杰克逊·代尔30日以此为题发文称,在发生严重国际危机时期,美国国务卿的历史表现一般是环游世界(至少在电话上)、制定一致的多边应对措施。而蓬佩奥上周所做的事情是: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进行毫无意义的口水战;因为坚持使用“武汉病毒”一词阻挠七国集团外长会发布任何公报。“蓬佩奥发出的信息很明确:对美国政府来说,与北京的争吵要比与英国、法国、德国等亲密盟友达成共识更为重要。”“除了在特朗普的每日新闻发布会暨真人秀上露面外,蓬佩奥在疫情问题上几乎是隐形的。”文章称,蓬佩奥对中国的讨伐更加毫无意义。“他一直致力于将这一流行病归咎于北京,似乎是在抗衡中国为援助其他国家所做的不断努力”,“对于那些欢迎中国帮助、没有从华盛顿得到任何东西的意大利人和其他欧洲人来说,这种言论毫无意义”。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对《华盛顿邮报》说:“对于谁在引领世界的观念将彻底改变,这不是美国。”

不久前,韩国政府刚发布了一则针对自欧洲入境人员的防控措施:3月22日0时起,韩国对自欧洲入境的所有人员不分国籍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以尽量避免新型冠状病毒自欧洲输入引发新一轮韩国国内传播。

“很明显,我们遵循的指导方针是,(患者)需要自我隔离7天。” 这位发言人补充道。

面对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韩国的防疫方法与经验能否在输入病例可能引发疫情二次爆发的风险下再次控制好疫情还需要时间来检验。韩国官员也谨慎表示他们的成功是暂时的。死灰复燃的风险仍然存在,尤其是当疫情继续在国境之外肆虐的时候。而在疫情带来的不容忽视的经济打击后,能否迅速恢复经济活动与日常生活,也将再次考验韩国政府的危机应对能力。

惨痛的教训:MERS暴发时暴露的问题

不过,经过暴发后一个月来的“严测死追”(检测、追踪),韩国的疫情于近日得到有效缓解。其抗疫过程与经验也被各国称道。尽管由于此后欧美国家相继暴发更严重疫情,韩国表示不能有丝毫松懈,并开始采取一系列更严格的入境检查以防范进一步的输入风险,但其抗击新冠疫情取得初步成果已有目共睹。可以说,韩国此次对新冠疫情较成功应对得益于其2015年抗击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时的惨痛教训以及此后的及时纠错与改进。